Video: 徹徹底底的中國無神論者如何找到神?——引起大家共鳴的見證!

因為我是北京人,在那片土地上長大,長時間從事專業電視工作,我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轉變,就是來美國之後認識了這一位真神。我過去在長期的生活中,從小就接受了很系統的無神論的教育,或說從小我們就認為了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。從我的家庭背景來講,我父親是長期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哲學工作者,我幾乎從懂事起,在幼稚園的時候我父親就在家裏跟我講這種無神論的看法。以後長大了,小學、中學到大學受的教育都是這樣。我在大學受教育,比如達爾文的進化論很下功夫研究過,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看了很多,我們覺得世界上好像這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,我們從來不會相信這世界上還有一位神,因為我們以前在國內做電視節目,也做過一些中國文化或風光民俗,我們不管到哪去都看到山上有廟,廟裏有和尚,或擺著很多菩薩,我們認為這也許是一種文化現象,也許是一種落後愚昧的反映。對於基督徒接觸得就更少,幾乎在國內很難看到,我們自己也沒什麼接觸。 我愛人生在上海,小學、大學全在上海,也是在一個無神論家庭長大,爺爺因青光眼雙目失明,她從小就看見爺爺從早到晚手裏捧著個珠子口中念念有詞地數數,就覺得所謂宗教信仰就是一種迷信。她覺得是一個沒有辦法的人、特別軟弱的人才會去信這個東西,從小對宗教很排斥,非常排斥,自己很強,父親也很強,覺得不需要什麼神,哪有什麼神靈,只是騙騙小孩子的,完全不信的。剛來美國時,和大家一樣,新移民很辛苦,什麼都做過,像打掃衛生,給別人當司機......到後來進入電視臺,就搞自己的專業了。這麼長時間始終沒有接觸過基督教。在上海,只在耶誕節的時候,會在聖誕夜帶著孩子去禮拜堂聽一下音樂,只覺得音樂很美,對它的道理沒想過,也沒看到過《聖經》。 來美國以後,做了電視這一行,也拍過各式各樣的宗教,我們自己那種驕傲的心,認為憑著自己的專業知識拍拍宗教的東西最簡單不過了,自己的無知,覺得我們什麼都拍過,只是拿我們的專業表達你們的思想,這是不難的事,我們腦子裏覺得拍拍宗教的東西相對比較簡單,我們來做是輕而易舉的,完全沒有進去過。直到2001年的時候,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一個朋友說有一個教會要拍福音的節目,就這樣開始拍福音節目,那時候我們倆都不信主,是從不信開始拍的。 當時抱著的想法,是覺得拍基督教拍佛教沒什麼區別,只是表達你們的想法,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,因為我們是製作人和導演,這對我們是很輕鬆的事。大概要採訪到一千來的人次,通過很多很多的採訪,慢慢地我自己覺得很驚訝,我以前覺得一些軟弱的、無能的、無知的、愚昧的這些人才會接受的信仰,慢慢我覺得不是這樣的,因為我聽他們的心聲,聽他們講真實的故事,陪著他們流眼淚,我自己很有感動,很有觸動。我就不能不思考怎麼可能這麼多人,而且他們很有智慧,也是很有文化的人,不是我想像的都是不識字的人。尤其一些真實的故事、真實生命的改變,他們生命的那種喜樂,一般不信主的人,像我聽了就覺得不可思議,同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,我一定完蛋,可是人家卻可以站起來,有新的姿態、新的生命活出基督的樣子來,在我以前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创建账号

上传视频

Close Ad

徹徹底底的中國無神論者如何找到神?——引起大家共鳴的見證!

点击按钮

如果您喜欢此视频!谢谢!

点击量:89

无法播放?

请填写有效的信息,

Email 电话
QQ/MSN

Uploaded by kingdomofgod on Sep 9 2014

因為我是北京人,在那片土地上長大,長時間從事專業電視工作,我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轉變,就是來美國之後認識了這一位真神。我過去在長期的生活中,從小就接受了很系統的無神論的教育,或說從小我們就認為了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。從我的家庭背景來講,我父親是長期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哲學工作者,我幾乎從懂事起,在幼稚園的時候我父親就在家裏跟我講這種無神論的看法。以後長大了,小學、中學到大學受的教育都是這樣。我在大學受教育,比如達爾文的進化論很下功夫研究過,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看了很多,我們覺得世界上好像這就是顛撲不破的真理,我們從來不會相信這世界上還有一位神,因為我們以前在國內做電視節目,也做過一些中國文化或風光民俗,我們不管到哪去都看到山上有廟,廟裏有和尚,或擺著很多菩薩,我們認為這也許是一種文化現象,也許是一種落後愚昧的反映。對於基督徒接觸得就更少,幾乎在國內很難看到,我們自己也沒什麼接觸。
我愛人生在上海,小學、大學全在上海,也是在一個無神論家庭長大,爺爺因青光眼雙目失明,她從小就看見爺爺從早到晚手裏捧著個珠子口中念念有詞地數數,就覺得所謂宗教信仰就是一種迷信。她覺得是一個沒有辦法的人、特別軟弱的人才會去信這個東西,從小對宗教很排斥,非常排斥,自己很強,父親也很強,覺得不需要什麼神,哪有什麼神靈,只是騙騙小孩子的,完全不信的。剛來美國時,和大家一樣,新移民很辛苦,什麼都做過,像打掃衛生,給別人當司機......到後來進入電視臺,就搞自己的專業了。這麼長時間始終沒有接觸過基督教。在上海,只在耶誕節的時候,會在聖誕夜帶著孩子去禮拜堂聽一下音樂,只覺得音樂很美,對它的道理沒想過,也沒看到過《聖經》。
來美國以後,做了電視這一行,也拍過各式各樣的宗教,我們自己那種驕傲的心,認為憑著自己的專業知識拍拍宗教的東西最簡單不過了,自己的無知,覺得我們什麼都拍過,只是拿我們的專業表達你們的思想,這是不難的事,我們腦子裏覺得拍拍宗教的東西相對比較簡單,我們來做是輕而易舉的,完全沒有進去過。直到2001年的時候,一個很偶然的機會,一個朋友說有一個教會要拍福音的節目,就這樣開始拍福音節目,那時候我們倆都不信主,是從不信開始拍的。
當時抱著的想法,是覺得拍基督教拍佛教沒什麼區別,只是表達你們的想法,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,因為我們是製作人和導演,這對我們是很輕鬆的事。大概要採訪到一千來的人次,通過很多很多的採訪,慢慢地我自己覺得很驚訝,我以前覺得一些軟弱的、無能的、無知的、愚昧的這些人才會接受的信仰,慢慢我覺得不是這樣的,因為我聽他們的心聲,聽他們講真實的故事,陪著他們流眼淚,我自己很有感動,很有觸動。我就不能不思考怎麼可能這麼多人,而且他們很有智慧,也是很有文化的人,不是我想像的都是不識字的人。尤其一些真實的故事、真實生命的改變,他們生命的那種喜樂,一般不信主的人,像我聽了就覺得不可思議,同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,我一定完蛋,可是人家卻可以站起來,有新的姿態、新的生命活出基督的樣子來,在我以前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标签:
中國無神論者     找到神    
Embed
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