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deo: 大卫·鲍森牧师被圣灵充满见证

怎麽领受圣灵充满? 我们教会会友雅各喜欢反对我,我常常在教会开完会后回家就觉得沮丧万分,我太太说:别担心,只有雅各反对你,其他人都支持你,但是总感到这个人是我肉中的刺,还好每年会有¬一次我不必听他唱反调.因为他的肺不好,每年春天都会花粉热发作,肺部就会阻塞而需卧床六到八週,这个时候我就自由了.我很享受这短暂自由, 有一年他的花粉热又发作,当我正在讲圣灵系列信息,那是我头ㄧ次讲这主题,因为我不好意思讲圣灵。我虽熟识耶稣与天父,却不熟识圣灵。我当时想要把自己的疑惑搞清楚,就讲¬这系列的信息,一一找出圣经上提到的圣灵的经文,这时雅各又花粉热发作,我安排在五旬节主日讲使徒行传二章,在这天讲这段经文很适合, 但我开始害怕起来,到时候要说什麽呢?我对圣灵一点也不够了解,我可以读ㄧ些注释书整理出一篇讲道,但这样不够好。然而,这时雅各又花粉热发作,我心想我应该去看他,就在¬一个主日下午去看他,ㄧ路上我脑中一直听到雅各五、雅各五、雅各五,他的名字是叫雅各,但是这个五是什麽意思?后来,我想起圣经中雅各书第五章说: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?他¬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,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,他的病就会好。但是,这种事我没做过,我到了他的病床前,他躺在床上脸色发白,喘着气。 他看着我说:你对雅各书五章有什麽看法?我说:我刚好一直在想这个,你为什麽这样问我?他说:我星期四早上要去瑞士出差,医生叫我要卧床六週,他说:你可以为我抹油吗?我¬说:我先祷告看看,(通常牧师可以用这样的藉口来推辞)。, 我回家以后问上帝,我有什麽理由可以不为他抹油?但上帝一语不发,星期三晚上,他太太打电话来问说:你什麽时候要来为先生雅各抹油,我说:好吧,我今晚过去。我去药房买ㄧ¬大瓶橄榄油,找教会几个传道人ㄧ起去他家,然而,去他家之前我独自去教会为他祷告,(你曾经位病人祷告去不希望他好转吗?)我想为雅各祷告却祷告不出来,结果大出我意料之¬外,在教会祷告时,我竟然开始掏心掏肺为雅各祷告,但不是用英文祷告,我不知道那是什麽语言,但听起来有点像中文,我记得当时我看了手錶发现我为他祷告了一小时,我心想能¬不能再来ㄧ次?我就再度开口祷告,这次我听起来像俄文,完全不同的语言。 我心想,这正是使徒行传二章五旬节发生的事,因这件事,我心想今晚ㄧ定会有神蹟发生,于是我和几个传道人去他家,他躺在床上喘不过气来,我们一起看了雅各书第五章,像是看¬汽车使用手册ㄧ般,ㄧ步步照着做,首先,要彼此认罪,我就对雅各说,我一直都不喜欢你,他说:彼此彼此,所以认罪这步解决了,然后我拿出那瓶橄榄油,打开盖子全部往他头上¬倒,(结果你猜发生什麽事?)什麽事也没发生,他还是躺在那裡,我看看经文,该做的都做了,然后我转身就要走了,我走到门口时,回头问他说:你明天到瑞士的机票还在吗?他¬说:还在,我说:我明早会载你去机场,然后我就回家了。 那晚我辗转难眠,我不想知道结果,不想跟他连络,我让自己忙着别的事,结果电话铃声响了,电话另ㄧ头说:哈囉,我是雅各,你可以来载我去机场吗?我问:你还好吗?他说:我¬很好,昨晚半夜时,我觉得好像有两隻手在挤压我的胸腔,从我的肺部咳出一桶液体,现在我可以呼吸了,我问他,你去看过医生了吗?他说:看过了,医生说我可以去。 我刚刚去理髮,理髮师说得先帮我洗头才行,他说,他这辈子没见过这麽油的头髮,他整个头都是油,后来发生三件很棒的事,第一,他再也没发作过花粉热,阿们, 讚美主,第二,他成了我最好朋友,第三,他们夫妻被圣灵充满,使徒行传二章发生的事那晚也发生在我身上,我相信这也能发生在每位基督徒身上,这叫做受圣灵的洗,或领受圣灵¬。(永昌摘录大卫鲍尔森牧师见证)

创建账号

上传视频

Close Ad

大卫·鲍森牧师被圣灵充满见证

点击按钮

如果您喜欢此视频!谢谢!

点击量:1,574

无法播放?

请填写有效的信息,

Email 电话
QQ/MSN

Uploaded by gospellove on Jan 3 2013

怎麽领受圣灵充满?

我们教会会友雅各喜欢反对我,我常常在教会开完会后回家就觉得沮丧万分,我太太说:别担心,只有雅各反对你,其他人都支持你,但是总感到这个人是我肉中的刺,还好每年会有¬一次我不必听他唱反调.因为他的肺不好,每年春天都会花粉热发作,肺部就会阻塞而需卧床六到八週,这个时候我就自由了.我很享受这短暂自由,
有一年他的花粉热又发作,当我正在讲圣灵系列信息,那是我头ㄧ次讲这主题,因为我不好意思讲圣灵。我虽熟识耶稣与天父,却不熟识圣灵。我当时想要把自己的疑惑搞清楚,就讲¬这系列的信息,一一找出圣经上提到的圣灵的经文,这时雅各又花粉热发作,我安排在五旬节主日讲使徒行传二章,在这天讲这段经文很适合,
但我开始害怕起来,到时候要说什麽呢?我对圣灵一点也不够了解,我可以读ㄧ些注释书整理出一篇讲道,但这样不够好。然而,这时雅各又花粉热发作,我心想我应该去看他,就在¬一个主日下午去看他,ㄧ路上我脑中一直听到雅各五、雅各五、雅各五,他的名字是叫雅各,但是这个五是什麽意思?后来,我想起圣经中雅各书第五章说: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?他¬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,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,他的病就会好。但是,这种事我没做过,我到了他的病床前,他躺在床上脸色发白,喘着气。
他看着我说:你对雅各书五章有什麽看法?我说:我刚好一直在想这个,你为什麽这样问我?他说:我星期四早上要去瑞士出差,医生叫我要卧床六週,他说:你可以为我抹油吗?我¬说:我先祷告看看,(通常牧师可以用这样的藉口来推辞)。,
我回家以后问上帝,我有什麽理由可以不为他抹油?但上帝一语不发,星期三晚上,他太太打电话来问说:你什麽时候要来为先生雅各抹油,我说:好吧,我今晚过去。我去药房买ㄧ¬大瓶橄榄油,找教会几个传道人ㄧ起去他家,然而,去他家之前我独自去教会为他祷告,(你曾经位病人祷告去不希望他好转吗?)我想为雅各祷告却祷告不出来,结果大出我意料之¬外,在教会祷告时,我竟然开始掏心掏肺为雅各祷告,但不是用英文祷告,我不知道那是什麽语言,但听起来有点像中文,我记得当时我看了手錶发现我为他祷告了一小时,我心想能¬不能再来ㄧ次?我就再度开口祷告,这次我听起来像俄文,完全不同的语言。
我心想,这正是使徒行传二章五旬节发生的事,因这件事,我心想今晚ㄧ定会有神蹟发生,于是我和几个传道人去他家,他躺在床上喘不过气来,我们一起看了雅各书第五章,像是看¬汽车使用手册ㄧ般,ㄧ步步照着做,首先,要彼此认罪,我就对雅各说,我一直都不喜欢你,他说:彼此彼此,所以认罪这步解决了,然后我拿出那瓶橄榄油,打开盖子全部往他头上¬倒,(结果你猜发生什麽事?)什麽事也没发生,他还是躺在那裡,我看看经文,该做的都做了,然后我转身就要走了,我走到门口时,回头问他说:你明天到瑞士的机票还在吗?他¬说:还在,我说:我明早会载你去机场,然后我就回家了。
那晚我辗转难眠,我不想知道结果,不想跟他连络,我让自己忙着别的事,结果电话铃声响了,电话另ㄧ头说:哈囉,我是雅各,你可以来载我去机场吗?我问:你还好吗?他说:我¬很好,昨晚半夜时,我觉得好像有两隻手在挤压我的胸腔,从我的肺部咳出一桶液体,现在我可以呼吸了,我问他,你去看过医生了吗?他说:看过了,医生说我可以去。
我刚刚去理髮,理髮师说得先帮我洗头才行,他说,他这辈子没见过这麽油的头髮,他整个头都是油,后来发生三件很棒的事,第一,他再也没发作过花粉热,阿们, 讚美主,第二,他成了我最好朋友,第三,他们夫妻被圣灵充满,使徒行传二章发生的事那晚也发生在我身上,我相信这也能发生在每位基督徒身上,这叫做受圣灵的洗,或领受圣灵¬。(永昌摘录大卫鲍尔森牧师见证)

标签:
见证     圣灵     大卫·鲍森    
Embed
Email